推送信息

返回上一页 >>>> 首页 > 推送信息 > 研究动态 > 正文

预测新兴市场未来增长的新指数

发布时间:2017-02-05 13:23:00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点击次数:

如何预测新兴市场未来的增长?对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来说,这是个价值连城的问题。迄今已涌现出很多号称能预言未来的指数,但其中大部分在做实际预测时都表现得相当糟糕。

所以,美国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MIT)一个团队编制的、名为“经济复杂性”的新指数引发了人们的兴趣。这一指数超越了传统的“经济多样性”指数。事实证明,“经济多样性”指数对经济学家是有帮助的,因为出口产品多样化的国家往往比产品种类少的国家更有条件驾驭变幻莫测的全球需求。

这个由MIT团队设计的新指数还考虑了出口产品的稀缺性,一种出口产品稀缺不稀缺是看还有多少国家出口同种产品。考虑这一因素以及出口的多样性后,该指数预言,出口较多种类供应相对稀缺的产品的国家,其经济增长表现很可能好于那些出口较少种类产品、而且还要与其他根基深厚的生产方竞争的国家。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宏连接(Macro Connections)团队负责人塞萨尔•伊达尔戈(Cesar Hidalgo)已经检验了“经济复杂性”指数的预测能力。

他考察了1985年约100个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与经济复杂性之差。根据这一理论,如果这个差比较大,则意味着随后的GDP应该更高——为的是缩小这一差距。果不其然,1985年至2000年间的实际GDP年化增长率与1985年GDP和经济复杂性之间关系给出的预测结果相当相近(见下图围绕对角线形成的数据点集聚)

伊达尔戈指出,例外者中有许多是那段时期政治极不稳定的国家,包括伊朗、伊拉克和利比里亚。

他认为,经济复杂性可成为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的宝贵资源,因为它预测未来增长的能力强于当前颇受青睐的指数,特别是由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每年发布一次的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

“与经济复杂性相比,全球竞争力指数在预测人均GDP长期增长方面表现很糟糕,但它每年都出现在所有报纸商业版的头条,”伊达尔戈说。

要看清经济多样性与经济复杂性之间的差异,可以比较一下新加坡、巴基斯坦和智利。它们在2000年的多样化程度相同——即它们出口产品的种类数量相同(见下图)——但它们的人均GDP差距显著(X轴)。

伊达尔戈说,这是因为它们的经济复杂性以及出口产品的稀缺性/遍存性(以出口同类产品的国家数量衡量)差异巨大。

就巴基斯坦而言,该国约80%的贸易集中在少数几种可广泛获得的产品上,如棉质服装以及其他棉质纱线和面料。与此同时,其余出口此类产品的国家也像巴基斯坦一样依赖于少数几种产品的出口。智利的情况稍好些:尽管铜占该国总贸易的40%,但余下的部分还是相当多样化的,包括鱼、葡萄、木材和纸浆,但其他多样化程度较低的国家往往也生产这些产品。而新加坡出口的产品属于相对稀缺的产品,如芯片、电脑部件和润滑油,出口产品多样化的国家也出口这些产品。

为什么“经济复杂性”在预测未来GDP方面有帮助呢?MIT三个指数的效用体现在不同方面。

首先,让经济体变得多样化是实现经济增长的有效方式,因为这么做可使你免受需求波动以及主要出口产品价格突变的影响(想想俄罗斯目前因油价暴跌而陷入的困境吧)。

其次,生产稀缺产品可让你在现在和未来都处于供需天平的正确一端。今天,你可通过出口大量需求巨大但供应有限的产品变得富有。明天,你可跟随需求的变化而改变:例如,今天制造客机的技术娴熟的工程师可以很容易地做出调整,以使自己适于制造运送未来太空度假者的航天飞机。

最后,MIT的指数有一个迭代因素,即你所出口产品的共享多样性。这一理论认为,对你来说情况更有利的是出口产品种类与你相同的国家出口多样化程度高、或出口的稀缺产品多于大路货,而非出口产品种类与你相同的国家出口多样化程度低、或出口的大路货多于稀缺产品。

但伊达尔戈告诫人们不要用MIT的指数预测2015年的股市回报。他说:“由于该指数适用于作长期的预测(复杂性是一项基本面因素),因此我不建议用2012年的指数来预测2013年或2014年的增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