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送信息

返回上一页 >>>> 首页 > 推送信息 > 研究动态 > 正文

经济模型中的两种预期理论

发布时间:2017-01-17 13:36:00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点击次数:

今年的诺贝尔奖授予了普林斯顿大学的两位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西姆斯(Christopher Sims)和托马斯•萨金特(Tom Sargent,为纽约大学教授,亦执教于普林斯顿)。授予前者是为了表彰他对计量建模的贡献,授予后者是为了表彰他对推动理性预期假说在计量模型中使用的贡献。

计量模型是一组表述经济变量之间关系的方程,这些变量包括总收入、总消费支出和总投资支出等。有一类变量是反映决定经济行为的预期。如果消费者相信他们未来的收入会增加就会增加消费;如果他们预期未来收入减少就会减少消费。

1957年,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出版了一本专著《消费函数理论(A Theory of the Consumption Function)》,后来他由此获得了诺贝尔奖。在该书中,弗里德曼提出了这样一个持久收入假说:总消费和预期收入或者说持久收入成正比例,好比等于后者的百分八十。

而持久收入是如何确定的呢?有两种不同的假说来决定预期收入。弗里德曼使用部分调整的预期。根据这种假说,消费者每年按当年收入与预期收入之差乘以系数(百分比)来调整他们的预期收入。

根据持久收入假说,再加上上面讲到的部分调整的预期假说决定持久收入,我们可以推导出一个解释消费的方程:消费是由去年消费与今年收入两个变量决定的。而根据理性预期假说,经济变量的预期是由计量经济模型自己决定的。换句话说,如果经济学家有一组方程来解释经济的变量,这组方程就能用来产生模型中的变量的预期。就消费的持久收入假说为说例,消费等于持久收入的八成。理性预期假说就假设模型是正确的,因此,去年消费者的持久收入就是去年的消费除以0.8。如果持久收入按某个常数缓慢变化,而我们知道去年的持久收入等于去年的消费除以0.8;今年的消费是0.8乘以今年的持久收入,那么今年的消费就等于一个常数再加去年的消费。这就是由理性预期决定持久收入的持久收入假说。根据这个持久收入假说,今年的收入不影响今年的消费, 与用部分调整的预期假说决定持久收入的不同。

1985年我发表了一篇论文使用1952年至1983年的数据解释中国大陆的消费和投资,发现由理性预期决定的消费函数是成立的。我使用1978年至2008年的数据重新估计了同样的模型,发现消费和投资的方程在这两个时间段都是成立的。1978年开始的经济改革改变了中国的许多经济制度,但我发现两个方程对两个时间段同样成立。

最近我使用台湾1951年至2010年的数据估计了消费和投资方程,发现投资方程和在中国大陆经济中成立的投资方程一样,但消费方程满足弗里德曼的预期假说,即持久收入以部分调整的预期为基础,今年收入影响了今年的消费。这违反了理性预期的预言。

由理性预期决定消费为何在台湾不成立呢?有可能源自台湾政府在1995 年成立全民医疗保险,增加了民众的持久收入,这种政府的决定是计量经济模型不能预期的。

自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以来,经济学家已经放弃了部分调整的预期假说而完全支持理性预期假说。这个台湾消费方程的研究使得我重新考虑部分调整的预期假设可能是正确的。我指出了两个不同预期假说可能正确的条件,和理性预期假说可能错误的条件,就是当经济模型不能预期某些经济变量的时候。

简介:作者邹至庄,美籍华人经济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1960年提出著名的“邹氏检验”,曾向台湾及中国大陆提供经济政策咨询, 八十年代实施“邹至庄留学计划”,经济学家杨小凯、李稻葵、许小年、胡祖六等人受益于此。

 

回到顶部